繪火綺羅

茶律

推图和话唠的地方。
約稿請私信!

标题就叫人作死就会死

“喂,还活着吗?”

 

日向蹲下来凑近了伏趴在地上,呼吸几乎不可闻的生物。

 

这是一条连巷子都算不上的小道,在楼与楼间隔狭窄的仅容一人通过。地面布满了居民楼上掉落的物品和垃圾。下雨时从排水管漏出的水与泥混成一团,多处地面和墙壁连接的地方甚至长出了青苔。不是恰好填写街头调查表的钢笔滚落,就算无数次上下班路经这里也完全不会注意到。

 

日向打量起了毛发凝结成灰黑色,与地面快要溶为一体的生物。身形和自己差不多大了,从伏趴的姿态和露出的长嘴部和爪子形状来看似乎是一只大型犬。

被丢弃的,走丢的?动不了是受伤了吗?在这样布满垃圾的楼宇之间的狭缝里,就算挣扎呼救也要被一墙之隔的喧闹大街所淹没的地方,孤独绝望的死去也不会有人发现吧。不知为何作为发现者,对眼前的生物,日向有了奇异的责任感。

 

“喂,如果还活着,稍微给我一些回应吧?”

 

有【具备流浪动物警惕性很高,贸然靠近可能会受伤】这样豆知识的日向慢慢的伸出手,先在它的鼻梁上方轻轻晃动了几下,好像征得对方默许了,才将手覆盖在它的额头上。

嗯……。

感觉不坏,可以感受到手掌下面洗净后会变得柔软蓬松的温暖毛发,还有圆圆的鼻头,在被触碰之后微微颤动了一下。

 

“!”

感受到对方的动弹,日向惊喜的轻呼了一声,突然想起自己有一位超高校级的饲养员朋友曾经说过,观察动物的眼睛可以了解它的精神状态。当下便试图拨开覆盖住眼镜的毛发进一步查看。眼睛周围的毛发似乎经过几次雨水和灰土的洗礼已经凝结成硬块了,日向拿出背包里常备的饮用水小范围的轻柔搓洗着。对方不知因为饥饿还是病痛受伤,一点都不反抗的任凭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摆弄自己。

它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灰色眼睛,和浑身肮脏的摸样不同,眼睛灰亮而富有光泽得像一颗宝石,深邃的对视久了会有会被吸进去的错觉。

这一定是一个非常有灵性的家伙,日向想。你为什么在这儿,你有主人或父母吗,你生病了吗,哪里受伤了吗?大量的问题充斥着日向的大脑,注视着这双好像会说话的双眼,有无数的问题想要弄清楚。

日向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它在意的程度不同寻常,不过才是第一次见面而已,甚至连对方本来面目都看不清。

但,不过是一只大型犬而已,经济没有负担不起的,居住的公寓只要不扰民也并没有禁止养宠物。一个人生活有时候挺寂寞的,有些陪伴也没什么不好。平常工作中精于思考和解析的日向第一次清晰的产生了“想要这么做”的心情。

 

“那个啊,我和你商量一件事。”

日向俯下身,离那双一只在观察自己的眼睛又更靠近了一点。

 

“我想带你回家。如果有病或者受伤了呢,那我就负责把你治好。就算救不回来,也会好好陪你过完最后一段日子。”

 

莫名的说着说着紧张起来,日向舔了舔嘴唇。

“不知道你的主人和父母到哪儿去了。不过让你变成这样子,就算事后回头找到你,除非你绝食抗议闹脾气,不然我不会放你走。”

对方不知道听懂了没有,垂下的耳朵悄悄的立了起来。

 

“如果你痊愈了,也没人来接你……”

日向思考着,感觉到太阳下山前的余晖从自己背后撒下来,暖暖的热度和温暖的昏黄光线好像非常适合此时的谈话。

日向微笑了起来,不理会对方沾满尘土的毛,将它巨大的脑袋托起来放在自己蹲屈的大腿上。

 

“如果你痊愈了,也没有人来接你,那我们就一直生活在一起吧。”

“我家不大,可是还算干净,你来的话,我就把电脑主机挪到外厅,去给你弄个窝。一周可以有两顿肉,别嫌少!工薪阶级很辛苦的。还有……嗯对了,我现在该找个手推车来运你去宠物医院洗澡,手推车……”

在日向自顾自的计划着未来的事情的时候,没有注意大型犬灰色的眼睛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眼神,并伸出粉红色的舌头,轻轻的舔了舔这位未来主人的手心。

 

 

 

 

“那个啊,根本是求婚嘛,我是这么觉得的。”

    在听了捡回一只巨大白色萨摩犬之后,从此人生彻底偏离轨道,怀疑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的日向诉说了源头的时候,同办公室的七海小姐这么说。

    正在烦恼怎样解决例如洗澡的时候门被撞开,睡觉的时候睡衣被扯开,一回家就被压倒在地舔得满身口水等人生烦恼的日向,好像并没有听见。

 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了我做完死了…写啥文简直羞耻PLAY

雪风点的萨摩耶狛枝和日向!虽然大概完全没有他期待的镜头

实在不行就拿这张图顶一下

第一次给了狛日我也是真爱了

谢谢教主帮我看!!


嗯总之,写的不好温柔点吐槽我……(马坐地哭哭


评论(26)
热度(46)

© 繪火綺羅 | Powered by LOFTER